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华夏网 (http://www.hxwgxz.com)- 云主机,资讯,互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VR,站长网!
热搜: 系统 2017 统一 什么
当前位置: 主页 > 运营 > 正文

穿越贫困线:这块屏带孩子去看外面的世界

发布时间:2020-01-11 17:36 所属栏目:[运营] 来源:互联网 
导读:副标题#e# 田安安,9岁,上小学三年级,每天跟7岁的妹妹和10岁的堂哥在黔西南山地里撒欢,赶鸭子、上学去、捉迷藏,漫无目的地成长。 与田安安一起长大的是家里建了5年的房子。从2014年到2019年,父母两人用5万块青灰色砖头一块块垒起来,至今终于把一楼垒

田安安,9岁,上小学三年级,每天跟7岁的妹妹和10岁的堂哥在黔西南山地里撒欢,赶鸭子、上学去、捉迷藏,漫无目的地成长。

与田安安一起长大的是家里建了5年的房子。从2014年到2019年,父母两人用5万块青灰色砖头一块块垒起来,至今终于把一楼垒整齐了。一楼客厅窗台下,光线有点昏暗,父亲田云磊没有忘记用掉了漆的茶几和沙发给姐妹俩组建一个学习园地。

最近半年每个周末,安安都趴在茶几上,用爸爸手机看网络直播课,手机里的老师远在北京,讲的是小学三年级数学,这是安安第一次上课外辅导班。

与此同时,跟安安同龄的女孩刘宇也坐在苏北农村一栋平房里,听同一位老师讲齐、起、标、移,数位对齐、个位乘起、进几标几、结果移动,记住这几个知识点,小学三年级学生就能掌握多位竖式乘法。刘宇能一动不动上完1个半小时直播课程,她太喜欢数学了,每天最开心的是挑战数学难题。大大的平房里往往只有她一个人,妈妈刘兰大概又去摆弄她的花地了。

苏北农村小学生早已流行放学补课,但是一节100多元的补课费对刘兰太贵了,她拿不出。所以,和安安一样,刘宇也一直没上课外辅导班。

当线下线上教育机构爆炸式侵袭城市里的家长们,当补不完的优质课程源源不断输送给城市里的孩子们,那些相隔万里、从未听说的的偏远一角,正越来越成为基础教育洼地。

那里的孩子上完小学还不能掌握汉语拼音,全村找不到几本适合小学生的课外读物,更不知道数学可能有更多有趣的玩法。宇宙、时空、生命旅程,城市孩子张口就能讲出的宏大主题,山里娃们听着却呆若木鸡。他们甚至也不知道北大、清华,不知道小猪佩奇。

改变从一部简陋的智能手机开始。近几年,诸多在线教育机构开始尝试搭桥。在那些偏远的乡村和角落,陆续有孩子开始接触到网课资源,透过手机屏幕,他们慢慢感受到什么叫标准普通话,什么叫有趣的课堂思维。那些墙角半开、花如米小的孩子们正通过它,尝试突破知识的边界,探索成长的乐趣。

穿越贫困线:这块屏带孩子去看外面的世界

多年以后,如果田安安如愿站上三尺讲台,她应该会记得那个凉爽的2019年夏天,父亲用本来打算给新屋买钢筋的930块钱,为她“误”买了一期小学三年级数学网课。

这个“失误”像是一块砖,垫在了正努力踮着脚尖探索世界的安安脚下。田安安9岁,与父母和妹妹住在云贵交界的山区——贵州兴仁市一个叫鲤鱼湾的村庄,一栋父母两人用5年时间才盖了一半的青灰色砖房是他们的家,除了客厅铺了瓷砖,其他房间保持“原始”建材的面貌。买网课的930元是最近300多天来,父亲田云磊赚的最多的一笔钱,占全家年收入的十分之一。

为了盖房和照顾两个女儿,他和妻子李芳最近5年多都没有出去打工。兴仁市哪里有人家盖房子,他就被叫过去干几天,赚点钱,然后回来买建筑材料,继续一点点堆砌自己的房子。安安从记事起就在堆积的建筑材料中和妹妹一起长大。

穿越贫困线:这块屏带孩子去看外面的世界

田云磊的房子5年才盖了一半

和妹妹在家门前小河边赶鸭子时,有一件很让安安发愁的心事。她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但是依然分不清声母和韵母。小学二年级期末考试,安安数学考了80多分,但语文只考了60分。

甚至她的语文老师胡静也不好意思地承认:“我也发不准汉语拼音,对我们来说这个有点难。”

刚大专毕业的胡静小时候家在更偏远的大山深处,每天走30多里泥泞山路才能到校。山里的知识像是一团团扔在角落里的纸,刻意被捡起来的才能学到。所以即便很努力,“跟外面比还是有差距。”

当上小学语文老师后,为了弥补不足,胡静经常自己在网上补学语文类课程。甚至自己报名参加网上的小学语文讲课大赛,逼迫自己去练习普通话,即便输了也觉得学到了东西。

在贵州兴仁小学教师队伍里,像胡静这样年轻、有学历、愿意再往前冲的老师是少数。大部分小学老师年纪超过40岁,手执教鞭默默半辈子,却很难弄清楚外面的世界正在发生什么。

“差距太大。”是胡静直面现实后的总结。偶尔听说有学生也在家报名上网课,她甚至有点惊奇。得知田安安在上作业帮的数学课,她又觉得可以理解:“田安安不是留守儿童,在我班上28名学生里是少数。尤其他父母对孩子学习很负责。”

让胡静感到揪心的是,像田安安这样的学生在她班上是少数派,她希望能给这样的孩子多些见识,让他们考出来,她更希望班上能有更多个田安安。

兴义当地最好的高中是兴义八中,一组来自当地教育系统2019年的数据显示,2019年兴义八中有28人考上清华、北大,八中是当地的象牙塔。不过田安安压根不知道兴义八中,提起清华、北大也一脸茫然,“不知道,没听过。”

在兴义排名第5的高中是兴义五中,胡静觉得,安安如果能考上兴义五中就已经很好了。但如果她的语文不能提高到80多分,“考上初中很难,高中和大学,几率只会更小。”

穿越贫困线:这块屏带孩子去看外面的世界

每周日上午,田安安都会按时用父亲的手机打开作业帮数学直播课,跟着屏幕里的老师系统学习知识点。

田云磊本想帮助女儿提高语文成绩但是由于不懂购买流程,误打误撞买到了数学课。他也没调换,“都无所谓,女儿好像刚好喜欢数学。”几个月之后的期中考试,田安安数学考了90多分,他觉得也值了。

手机屏幕另一端,还有数不清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刘宇是其中之一。她和51岁的妈妈刘兰相依为命,妈妈每天半夜10点多还埋头在大棚里忙活,她总是一个人吃完晚饭,坐着小板凳、趴在沙发上写作业。

穿越贫困线:这块屏带孩子去看外面的世界

没有书桌,刘宇经常趴在沙发上写作业

与黔西南隐秘冷峻的崇山峻岭不同,刘宇住在廓然开朗的苏北平原,那里有鳞次栉比的白色塑料大棚,里面种满了草莓。在江苏徐州市贾汪区塔山耿集,多得是靠种草莓发家的个体户。来来往往的小轿车穿梭在村间土路上,贫穷和富足在这里因草莓地多寡而被清晰分割。

“村里房子简陋、但门口停了轿车的,说明都去市里买房了。”村民说。在这里,一棚草莓正常一年能赚8万。

刘兰不在发家致富的行列。她单身带着刘宇,多年来四处找赚钱的行当,但无奈外债多到她无力填补。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qsm@foxmail.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